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创作 >> 文艺评论

小巷人生活图谱的展现

——读吕梦媛小说集《小巷来客》

发布日期:2020-05-18 访问次数: 字号:[ ]

罗鹏飞 

以我有限的阅读经历来品味吕梦媛《小巷来客》,我从中窥视到文学创作的传承性。虽然我提到的作家,彼此不一定能构成“师徒”关系,但我的的确确发现了三部作品相似处。先说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中篇小说《看不见的城市》。它以城市的某一部件,如城市的轻盈、贸易、记忆、眼睛、名字、天空、符号、死者、隐蔽等为构件,将散珠串联,结构整部小说,旨在“一叶知秋”,从解剖城市细胞中筑就文学大厦。再说墨西哥著名女作家安赫莱斯•玛斯特尔塔的代表作《大眼睛的女人》,它由37篇长短不一的小小说构成,可每篇章没任何标题,读者可当它是长篇小说来读。该作品中写到39个主要人物,既可看成她们的不同性格,又可看作是一个女性在不同阶段的性格反映。吕梦媛的《小巷来客》,分8辑,由51篇小说组成“青云巷”寻常百姓的生活图谱。《小巷来客》的创作笔法,同样不追求篇章故事的完整性,只剪辑登台人物生活片断,像新闻特写镜头,并用极精练的文字直白如拉家常地娓娓道来。看过一遍,就能在脑海里留下作品中人物鲜明印象。上述三作家的作品的共性是单篇作品结构缝隙大,弹性足,初读似在品味碎片,精读时才悟得其中的奥妙。

哲人说“演戏就是演人物,没有人物就没有好戏”。小说创作同样道理。从整体把握,《小巷来客》呈树状展开,无论一段枝杈还是若干根须,都能发出新芽,培育新苗。作者仿佛懂得克隆技术,任意取点生活元素,就能写出一篇小说来。读者可以当它是一个大家族成员的先后登台,或者一条小巷子里已经死去人物的重生一次,或者肉体活着的人物灵魂已经走向死亡,或者把多年前的婚礼现场进行了复原。现实生活中的破镜重圆、浪子回头、红杏出墙、红颜薄命、重男轻女、生老病死、生儿育女、叶落归根、外出谋生、童年记忆、成长烦恼、意外伤亡、家庭变故、结合离异、男女之欢、就业失业、误喝农药、干涉婚姻、医疗事故、婆媳矛盾尖锐复杂等都蕴涵在《小巷来客》作品中。

精写细节与写活人物是小说创作的必备。《小巷来客》作品中随处可见非常好的人物表现与细节表述:如原在粮站工作的郑东爸下岗后不抱怨、不气馁,自谋生路当了屠夫,杀猪能一刀致命,在当地很快出名。“那些待宰的生猪要是知道必死无疑,估计都会排长队让郑东爸来结果,也好痛痛快快地上路”。(《郑东家的石榴树》)追忆物质匮乏年代,孩子路过沿街点心店闻到香喷喷的芝麻焦饼时渴望相“有几次趁人不注意,我伸出手指去沾掉落在炉面上的芝麻,哪怕只沾到一粒塞进嘴里也能乐半天。”(《静静流淌的云水河》)吸毒成性的老爸为了钱,把女儿当商品出卖。“她那终日躺在床榻上吞云吐雾的爹爹,把她兑换成了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即便知道钱家娶他如花似玉的女儿过门是为了冲喜,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冲喜也好,填房也罢,只要聘礼给得多就行。”(《玉姑娘》)此外,《活成传奇的曹老师》《八月十五月儿圆》《风吹得树叶沙沙响》等篇,刻画人物入木三分,人生经历催人流泪,历史痕迹重新映现。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小巷来客》的语言特点是简洁明快而非冗赘虚胖,能在短小的文本中极致地浓缩意义。简洁是短篇小说的灵魂。判断一个小说家的能力,是否简洁是一个最好的入口。李敬泽说,好作家一定要有自己的腔调。吕梦媛的文学个性已经在《小巷来客》中初露锋芒。俄罗斯著名作家康·帕乌斯托夫斯基说“作品中形象的生命是受作者的意识、记忆、想像、经验制约的,是受他整个内心系统制约的。”《小巷来客》51篇作品好比是51盆精致诱人的盆景。盆景是微观的园林,园林是自然山水的浓缩。生活是海洋,小说是采自海洋里的浪花。《小巷来客》也可看作是百姓日常生存状态的微观抽象调查实录。其作品的味道是在生活里“泡”出来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