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创作 >> 文艺评论

摆摊女子的文学梦


发布日期:2017-07-04 访问次数: 字号:[ ]

黄志昌

梁弄菜场南大门的小街上,一位30多岁的女子每天推着一辆四轮的小推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她没有固定的摊位,小推车推到哪里,生意就做到哪里。那小推车是女人用简单的材料自制而成,尺寸与孩童用的睡床相差无几,里面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物件,都是些居家过日子的小百货,细细数起来怕是有好几百件,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别人常和她开玩笑,说她的小推车是浓缩版的百货公司,而女摊主又是怎样给自己定位的呢?

用她的原话讲:我就是个“女二道贩子”。

这“二道贩子”在娘家排行老三,故小名阿三,镇上的许多人喜欢把“三”字重叠使用,称其“三三”。至于她的大名“陈慧”,小镇人知道的反而不多。

原先,我也不认识三三,在路上偶尔碰个照面,至多是礼节性的点一下头而已。后来我在余姚本地某网站的论坛里读过她的几篇文章,才知道这个混迹在菜市场的“女二道贩子”很爱写文章。
   陈慧在微信公众平台里是这样介绍自己的:“70后职高生,原籍江苏如皋。做过裁缝,开过小店。现混迹于浙江宁波的某个菜场内,摆摊之余写写小文。”

小女子摆小摊挣小钱之余写写小文,这在梁弄小镇里是唯一的。摆摊是她的正业,基于养家糊口的需要。12年前三三从江苏如皋嫁到余姚梁弄,成为万姓人家的媳妇,勤劳肯苦,把简单的小日子操持得妥妥帖帖。

上午摆摊,下午读书写文,雷打不动,可谓是:“时时敲键盘,天天出文章;两天不写小文章,心里觉着空荡荡。”写文章是三三的爱好,往大处说是制造精神食粮。往小处说三三的文章确实是很“小”,因为在摆摊卖货的过程中接触交往的都是来自于四周山乡的老百姓。其中中老年妇女占多数,隔三岔五就跑到三三的摊位前买些针头线脑之类的日用品。三三性格直爽,人缘又好,调换几个硬币、借人点小钱救个急,这是常有的事。所以即使不买东西的三姑六婆,也要与阿三唠嗑一会儿。就是这些频繁的接触和短暂的唠嗑,成了她写作的素材。张婶李嫂、赵哥王叔以及那些离乡背井来梁弄打工的外乡人,他(她)们的生活点滴,三三都收进记忆的本子,写进她的“小”文之中。通过“记忆”的整理,笔尖的提炼,如一盘盘没有太多油腻的炒青菜、烩萝卜、炖芋艿一样呈现于餐桌上,吊起读者的胃口。《小镇人物》、《小镇女人六记》等文章刊登在市文联创办的《姚江》杂志上,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凡读过她文章的人都说,读她的文章是一种享受,真实有味。是呀,她的文章常登于宁波、余姚两地报刊,在余姚的文学界已小有名气。 “一个靠摆摊挣点小钱养家糊口的小女子,竟写出这么有文思、有褒贬,有可读性的文章,真是不简单呀……”著名的余姚本土作家谢志强老师是这样评价她的。

从三三文章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乡愁”是第一位的。从家门口的那条小溪就想到如皋的车马湖;从梁弄的美食大糕就想到老家母亲制作的油面;从梁弄的竹笋就想到如皋的白萝卜和黑塌菜;从梁弄的臭冬瓜就想到老家的臭鸭蛋和臭豆腐……远嫁梁弄12年,惦念家乡,惦念父母亲友,惦念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幢老屋、一条小河、一条弄堂,甚至于故居的一盏灯火……那些简单平淡的东西,在三三看来都是满满的回忆,都融进她的“小”文之中。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诗人杜甫的诗句印证了三三的念乡之情。

摆摊女子如此确爱文学,令人敬之。不由得使我想到了出生于新疆,生长在四川的山野女孩李娟。李娟跟着母亲做过裁缝,卖过小百货,还与牧民一起放过牧。后来喜欢上了写作。曾在《南方周末》、《文汇报》等开设专栏,并出版过许多散文集。曾获“人民文学奖”、“上海文学奖、”和“朱自清散文奖”等。

三三与李娟有太多的相同之处,做裁缝,卖小百货,同是70后的女生,有着共同的爱好——写文章。说句实在话,现在写文章的人不多了,只有像李娟、三三这样不是作家的山野女子,怀着对生存本能的感激与新奇,面对山川田野,面对草根百姓,写出不一样的给人以享受的鲜活文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