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创作 >> 文艺评论

余姚“宁波走书”闪亮省曲艺舞台


发布日期:2017-07-12 访问次数: 字号:[ ]

第六届浙江省曲艺新作会演6月30日在杭州落下帷幕,全省35个演出单位的选手同台竞技,由我市文化馆、市戏剧家协会选送的宁波走书《一张饭卡》,喜获创作、表演双银奖。

  这次会演的省城舞台高手如林,参赛选手不是来自专业剧团,就是业余选手中的佼佼者,赛前至少经历过十几场演出的充分准备,拼的是扎实的基本功和出色的临场发挥。这对我市首次演绎宁波走书的参赛选手是一次不小的考验。

  三七市镇“百灵鸟”临阵受命

  “从排练到比赛,我们仅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个中的辛苦和付出一言难尽。”据市文化馆研究馆员、宁波走书《一张饭卡》的主创人员彭亚平介绍,宁波走书是宁波的传统地方曲艺之一,形成于清光绪年间的我市农村,后传入宁波城区,在上世纪中叶演唱区域甚广,至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衰落。如今,在我市,宁波走书出现人才断层,老一辈唱走书的只有陈玉凤还在坚持演出,而会唱走书的中青年演员几乎没有。

  这次参赛的董鹊玲具备语言优势,既会讲宁波方言,又有舞台表演经验,能说会道。今年47岁的她曾被誉为三七市镇幸福村的“百灵鸟”,受喜爱戏曲的母亲影响,喜欢唱唱跳跳。近10年来,她热心村文化事业,牵头组建了幸福村戏曲表演队,在当地小有名气。她经常带领村民参加该镇乃至全市的各类文艺活动,并频频获奖。因擅长唱越剧,她还成为了朗霞街道天华村锦绣天华艺术团的台柱,到处演出,深受各地观众喜爱。

  最初,演出组希望董鹊玲和姐姐一起演出,还让她俩参加省曲艺表演培训班。可正式排练时,姐姐知难而退,只有董鹊玲接受了挑战。“虽然从未学过宁波走书,但这是代表余姚市去参赛,我一定要勤学苦练,确保圆满完成演出任务。”那段时间,董鹊玲特别忙,女儿刚生了宝宝回娘家住。作为三七市镇敬老院院长,她还要安排好敬老院内60多位老人的生活。她只能见缝插针地排练节目。“我经常凌晨4点多就起床,跑到空旷的田畈上排练。好几次,别人远远地看我手舞足蹈,大声嚷嚷,以为我是一个‘神经病’,连我自己也觉得有病……”说到这里,董鹊玲忍不住笑了起来。

  主创人员精心打磨

  与传统戏曲相比,宁波走书可以借鉴、模仿的东西很少,且要求表演不能太夸张,要生活化。与戏剧表演相比,曲艺的表演手法完全不同,一个人要表演多个角色,集表、白、唱于一体,演出难度不小。董鹊玲知难而进,日夜背台词,琢磨几个人物的形象塑造。

  宁波走书《一张饭卡》讲述了一个“知恩、感恩”的故事。男生的父亲到他就读的学校做泥工,男生怕同学看不起,装不认识。当看到父亲吃苦耐劳、省吃俭用、艰难培养他成才时,男生心生愧疚,把自己的饭卡悄悄地留给父亲,父亲发现后又将饭卡偷偷留给儿子。最后,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父子俩澄清误会,因接听儿子电话而受伤的父亲,身体也无大碍。故事告诫孩子们要有孝心、爱心,以实际行动回报父母的恩情。

  在作者、作曲、演员紧张对接后,演出组开始排演,全体演职人员克服种种困难,积极参加排练。指导老师凭借丰富的舞台经验和多年从事戏曲研究的见识,逐字逐句地推敲唱词,改进动作。几位从专业剧团退休或转业的乐师也积极参与指导。首次为宁波走书作曲的张钱苗老师罗列所有宁波走书的曲调后认真筛选,为节目“定制”音乐并参与演出。通过反复排练,细细打磨,节目质量不断提升。

  6月25日,演出组借用四明阁的舞台,对《一张饭卡》进行了实战训练。可能受环境影响,演出中出现忘台词、唱走调等现象,但观众还是对节目给予了肯定。有了这次实践,更加坚定了演出组排好节目的决心。在彭亚平的指导下,董鹊玲不厌其烦地修正,使自己对宁波走书从陌生变为熟悉,从熟悉到表演自如。

  传承非遗找到良策

  “朝阳中学真真棒,年年高考得头榜,报考学生实在多,扩建动土造楼房……”说话间,董鹊玲表演起宁波走书《一张饭卡》的开场白。这次会演要求演员在短短12分钟里演绎一个两千多字的小故事。为了扮好故事中的男生、女生、老师、爸爸等5个角色,董鹊玲还向女儿学说普通话,从开始时“硬翘翘”地讲“姚普”,到表演时说出流畅正宗的普通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省会演第一场的演出中,宁波走书《一张饭卡》以感人的主题、鲜明的人物形象、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皆大欢喜的结局、对人的教育启迪、演员娴熟的表演、乐队动听的伴奏赢得了观众和评委的认可。

  两年一届的曲艺新作会演旨在繁荣我省曲艺事业,推动曲艺精品创作,推出曲艺优秀人才,同时为全国曲艺牡丹奖及各类曲艺展演、活动推荐优秀作品和优秀人才。“这次省赛为传承宁波走书这一国家级非遗保护传承项目找到了新路。”那就是精挑合适人选,精心打磨作品,以参赛形式接受检验。如果得到专家、评委的认可,那就说明这条扎根群众文化沃土的非遗传承之路切实可行。

  这次的好成绩也离不开市文化馆、市戏剧家协会的支持。2013年至2014年,我市就尝试过传统曲艺恰咚咚的挖掘、传承、保护工作,并创作了恰咚咚《三蒿恨》和《姚江奇案》。当时由3位原姚剧团、越剧团的专业演员担纲演出,在省曲艺大赛获大奖,并参加第八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的比赛,获得了创作提名奖,将余姚的地方传统曲艺搬上全国大舞台。彭亚平说,这次宁波走书作为传承非遗项目的一次新尝试,虽没能获大奖,但培养了年轻的曲艺演员,让他们有机会到更高的曲艺平台展示,让更多的年轻人从事曲艺创作、曲艺表演,这也许是最大的收获。

  为了巩固宁波走书的传承成果,本月15日晚,借宁波市曲艺“三进”活动的契机,市文化馆将宁波走书《一张饭卡》这一节目送进黄家埠镇农村文化礼堂,让传统曲艺回归舞台,让现代人感受传统曲艺的魅力,了解并喜欢本土的传统曲艺。董鹊玲在第六届浙江省曲艺新作会演的舞台上表演宁波走书《一张饭卡》。



  宁波走书

  融说唱、表演于一体的宁波走书,原称“莲花文书”,又名“犁铧文书”,以宁波方言演唱,1956年定名“宁波走书”。清光绪年间,这种演唱形式已流行余姚农村,之后传入宁波城区,流行于宁波及舟山群岛一带。

  起初,人们在劳作中你唱我和,借以消除疲劳。接着,由唱小曲发展到唱有故事情节的片段,当时伴奏只用竹板和毛竹根头敲打节拍,曲调十分简单。后来,农闲时从事曲艺表演的农民、小贩和手工业者在余姚成立“杭余社”,交流演唱经验。他们吸收绍兴莲花落、四明南词、宁波滩簧等曲调,采用月琴等乐器伴奏,改进表演方式。

  1964年,由传统书改唱现代书,宁波走书唱上了电台。但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电视等多种娱乐文化的冲击下,宁波走书逐渐走向衰落。2008年,宁波走书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来自2017年7月8日余姚新闻网讯   记者 胡瑾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