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
首页
>> 文艺创作 >> 名人名家

陆晓旺:收藏,让人生更精彩


发布日期:2017-07-10 访问次数: 字号:[ ]

不知经过三官堂路多少次,却未曾注意到一家叫“艺苑斋”的小铺子,更不知其中“别有洞天”。这几天,时晴时雨,记者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拜访了艺苑斋的主人——陆晓旺。

  走进艺苑斋,东瞅瞅,西看看,听陆晓旺聊他的收藏、他的梦想。许多藏品价值不菲,商周的青铜器、唐代的唐三彩、宋代的瓷器……惊叹之余,大饱眼福,曾经陌生的世界慢慢地呈现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据陆晓旺介绍,他的藏品涉及26个门类,玉器、青铜器、火花票、书画、古籍善本、文房四宝、邮票、古地图、印章等,琳琅满目,遍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爱钱如命人

  在艺苑斋众多藏品中,最先引起人们注意的一定是钱币,古今中外,品种繁多,特色鲜明。5月1日那天,就有好几批宁波的收藏爱好者慕名而来,参观“五脏俱全”的艺苑斋。陆晓旺告诉记者,光中国古钱币,从先人的贝币到民国的货币,他就有4万枚。难怪有人戏称他是“爱钱如命”之人!

  陆晓旺觉得,他天生就喜欢钱币、喜欢古旧的事物,起起落落的人生经历以及从事过的记工、会计、银行工作令他对钱币之类的东西更感兴趣了。

  陆晓旺的收藏起点,还要从1968年说起。

  那时,他老家所在的十五岙村(现为南雷村),利用农闲时间大搞农田建设,修整过程中挖掘到不少荒墓,出土了不少墓葬品。陆晓旺在挖掘到一位名人的坟墓时,发现不少古铜钱,引起了他的兴趣,就此奠定了他与收藏的缘分。有段时间,在他的居室里,不论是床上、床下,还是抽屉内、走廊外,堆满了“废铜烂铁”。

  初中毕业后,陆晓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做过24种行当:当过农民,种过地;参加生产队,做过大队会计;去上海当小工,送过煤球;教过书,一教就是六年;当过通讯员,笔名叫赤农,专门写小评论;因为有文化基础,当过乡镇政府部门的秘书……形形色色的工作让他的人生履历更丰富,也让他对钱币、对古玩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有机会出去玩,他专跑古玩市场、博物馆。他说:“收集这些旧东西,我已经上了瘾——每到一座城市,先打听哪里有博物馆、哪里有古玩市场。”

  故事收割机

  听陆晓旺“谈天说地”的那段时间,艺苑斋迎来了不少老朋友。有的找他喝茶,有的拿了件瓷器麻烦他看一看,有的请他品鉴来自戈壁滩的玉器……因为收藏,他成了一台故事收割机,接触各种各样的故事,有些是他自己的,有些是别人的。他说:“每件藏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记者从中挑了两个分享给大家。

  在陆晓旺收藏的众多钱币中,有一枚“王莽货币”的来历比较特别,是用糖换来的。有一天中午,陆晓旺吃完饭,出门闲逛,在街头看到有个孩子牵着一根红头绳,绳的另一端吊着一个“叮当”响的小玩意。仔细一看,他乐了,那是“王莽货币”!他赶紧上前,问那孩子家住哪里。到了孩子家,他发现那孩子竟是朋友老唐的外甥。老唐很爽快地答应送陆晓旺那“王莽货币”。可惜,小外甥舍不得自己的玩具。怎么办?陆晓旺赶紧出门买了糖换“玩具”。

  还有一枚铜制“西王赏功”的来头更大——在机场闹了个大乌龙,使班机延误了整整40分钟。那次出差去昆明,回来时,陆晓旺看离登机还有段时间,就去了当地的古玩市场,还幸运地发现了一枚铜制的“西王赏功”。相传,明朝末年起义军首领张献忠在四川铸造“西王赏功”,金的、银的很少,铜的虽多,但存世极少,收藏价值高。等他赶到机场,同行的人已经登机了,他赶紧去过安检。不料,被机场工作人员拦了下来,说他携带了一级文物不能登机。费了好一番工夫,事情才解释清楚。

  收藏界有很多学派:比如学院派,满肚子理论知识,但看到实物不一定懂;又比如实践派,一看就知道是哪个朝代的,但很难说出个所以然。陆晓旺徘徊于两大派之间,既在书中学习理论知识,又跟老师傅学品鉴,跑全国各大博物馆看精品。如今,陆晓旺要把他一肚子的故事与所学写成一本《古玩实用常识》,他说:“大概70多万字,希望对那些喜爱古玩的人有帮助。”

  多年圆梦路

  藏品越来越多,却没地方放。有朋友开玩笑地对陆晓旺说:“你这是‘金屋藏娇’啊!”陆晓旺也觉得很遗憾:“这不是损失吗?我都七十多岁了,再不分享,都要去见马克思了!”因此,这些年来,创办博物馆,将藏品展示给大家,成为陆晓旺一个未圆的梦。

  六年多来,陆晓旺秉承三个“心”——信心、决心、恒心,为艺苑斋(原名“南雷博物馆”)的筹备工作奔波忙碌。一方面,整理藏品,做好拾遗补缺的工作,制作详细的藏品目录;另一方面,与相关政府部门和有关专家交流,有条不紊地改善着自己的博物馆,比如配备安保系统等。

  他还告诉记者,他综合其他博物馆的经验,对照自身条件,提出办馆六个“自”,即“自己房子、自行布局、自行设计、自筹资金、自有藏品、自己制作”。翻看着不同藏品的档案册,陆晓旺自豪地告诉记者:“这样的档案册,有五六本,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藏品不同,档案册的设计也不同,余姚好多私人博物馆问我要资料呢!”

  除了办馆,年过七旬的陆晓旺常常想: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他的藏品该怎么办?

  陆晓旺说:“我的钱币收藏还算有点成绩,我想转让给政府,传承下去。如果能成为区域传承的一张名片,那就更好了!”(来自阿余姚新闻网讯  记者 楼晓凌 实习生 褚楚)

  人物介绍:

  陆晓旺,陆埠人,生于上世纪40年代,字碧波,号钟山野人,中国金融学会余姚分会会员、中国钱币学会宁波分会会员、余姚市钱币学会理事长兼秘书长、余姚市收藏学会理事、余姚博物馆馆员。

  1968年开始,他醉心于收藏,主要收集古今中外的纸币、金属铸币、纪念币(章),现藏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纸币、金属铸币,兼集青铜器、玉器、书画、邮票等,人称“集藏迷”。

  上世纪90年代,他曾多次在余姚举办个人钱币展览,用他丰富的藏品向广大市民展示我国源远流长的货币史。除了寻觅那些令他心醉的宝贝,他还注重研究,在藏品鉴赏上有较深的造诣,有不少关于收藏的文章发表于公开刊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