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
首页
>> 文艺创作 >> 名人名家

双豪合璧颂家乡——胡雪咏 胡荷清姐妹画展画外音


发布日期:2017-06-20 访问次数: 字号:[ ]



                                                清淡出尘雪莲花
  胡氏姐妹是余姚已故著名画家胡匡一先生的长女和二女儿,分别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省女花鸟画家协会会员。姐姐胡雪咏今逾七秩,妹妹胡荷清也近古稀,她们在经历数十年的跌宕起伏之后,仍不改初心,执着于绘画事业,坚持以美的视角、爱的温暖诠释每一幅作品。纵观之,其人其画,皆洗尽铅华呈素姿,返璞归真显本色。
  雪莲花是绽放于酷寒地带的岩缝、石壁中的植物,不怕寂寞,不畏严寒,冰雪高洁。胡氏姐妹的画展以此为名,既暗含了她们的名字,又代表了她们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对生活的积极态度。
  “办画展是我和妹妹多年的心愿,一是为了告慰老父,父亲已经有名气了,我们也应当画得好,画出点样子来。”胡雪咏坦言,“二是学画的人总要汇报展示一下自己几十年的成果。在余姚美术界,年轻人都很努力,有的已经办过几次展览,还出了书,令我们汗颜,也激励着我们。以前一直不敢办展览,主要怕作品质量不过关。不好的作品印入书中,那是非常难看的。如今,我们终于了了心愿,对父亲也有了交代。”
  市文联主席严文龙在画展开幕致辞中对此作了肯定:“举办此次画展,既是对胡雪咏、胡荷清姐妹俩十余年来辛勤创作的一次全面回顾,也是对胡匡一先生的一种追思和对其花鸟山水画技法的一种传承,更是我市书画界同行对老艺术家敬业精神和时代责任感的一种学习和弘扬,让人在姹紫嫣红的视觉盛宴中得到一个深刻的启迪、一份沉甸甸的收获、一次思想境界的升华。”
  画展历时不长,但慕名来观赏的人很多。除了本地市民,还有上海、杭州、温州、宁波等外地观众赶来。5月6日,市青少年宫一群孩子在老师的引导下前来观赏,他们被两位奶奶妙手丹青颂家乡的高超技艺打动,并感悟了老艺术家宽广的情怀。领队的老师说:“孩子们观后产生了比较强烈的愿望,那就是好好学画,跑遍河山画春色,把大自然的美记录在自己的小画卷中。”
  为了办好画展,姐妹俩拿出十几万元积蓄,出版了双毫合璧之画册《雪莲花》。胡雪咏说:“花钱办画展回报家乡是心之所愿,我们没有拉赞助,怕欠人情。因为名利观念淡泊,所以画画时心很静,不浮躁。”
                                             妙手丹青绘美景
  “用手中的画笔展现家乡美景,阿雪姐是有心有情之人。她创作的反映家乡风貌的中国画作品,均来自于生活,均有现场速写之积累,这对一位74岁的老人来讲是不容易的,况且她有严重的颈椎病、腰椎病,手一直在抖。”胡匡一先生的学生、乡土画家张钟感慨地说。如今,年轻人不怎么速写写生,但胡雪咏坚持深入生活,现场写生。去年正月初五,她还去余姚高铁北站速写,而后融古绘今,画了那幅令人自豪不已的《古城通高铁》。
  近几年,因子女在外工作,胡雪咏就随他们在北京、杭州居住。远离家乡,增添了她对故乡的思念。观众能从一幅幅沿姚江创作的中国画作品中看出她对家乡、对故土的感情之深。如《载不动的乡情》画的就是拆迁改造前的酱园街和鸣桥边;《念慈桥畔》《水边人家》《姚江小景》《秋到深处》均取自姚江、原东横街江边以及候青江江边的风景。作品构思巧妙,笔法细腻,古城一个个景点在她的笔下尽情展现,美不胜收。
  胡雪咏还积极动员老同学、好友宣传家乡。如1996年公开发行的河姆渡遗址特种邮票,就是她参与促成的。当年,她主动联系她的老同学、邮电部邮票高级设计师任宇,一起设计绘制了这套邮票。
  “正直、正气、勤奋、忠诚,阿雪姐不仅是弟妹的主心骨,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张钟认为,阿雪姐在她的父亲胡匡一先生的艺术传播上有很大的贡献,而她自己的绘画光环没有得到更多展示。其实,她是一位科班出身、心系家乡的优秀画家。
  60多年前,12岁的胡雪咏凭借家学的绘画功底,考上了浙江美术学院附中(现为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当时全国只录取了40人。7年后,她被分配到浙南山城云和县的文化馆、文联工作,奉献了25载。年逾不惑,思乡心切的她回到了故乡,既为了就近照顾年迈的父母,又为了传承父亲的绘画技艺。她还将自己的创作重心从画人物转向画山水、画花鸟。
  出于对家乡的热爱,胡雪咏遍寻故土美景并写生创作,不辞辛苦。她曾想从丈亭出发前往绍兴,骑着自行车一路写生,将沿途的风土人情一一记录下来,作为创作的素材,然而受病痛困扰,只好放弃。“江南水乡的湖光山色、小桥流水、白墙黑瓦一直令我牵挂,如舜江楼、通济桥、河姆古渡,这些古迹我百画不厌,我的画就是要体现余姚历史的足迹、深厚的文化积淀……”


                                           莲净方知不染心
  “阿荷姐十分热爱生活,对大自然的感情已经通过她的妙手展现出来。”张钟同样高度评价胡荷清。姐姐胡雪咏寄情家乡山水,妹妹胡荷清则对花鸟虫鱼情有独钟:甘甜可口的杨梅,晶莹剔透的葡萄,享誉神州的茭白,家喻户晓的榨菜、毛笋、蜜梨……她以独特的眼光、巧妙的构思、细腻的笔法使这些余姚特产跃然纸上,让人垂涎欲滴。
  胡荷清说,这些关于余姚特产的画是为《余姚人画余姚》那套书而作的。当年接到命题后,感觉很难表现,她就开动脑筋,尽量画出至真至美。比如画杨梅,传统的画法是画许多杨梅和树枝,她却只画一只筐和筐上的几颗杨梅,边上放一些带叶的鲜果,以少胜多,构思之巧妙,赢得好评。在胡荷清的笔下,除了家乡丰富的特产得到充分展示外,更有那充满生机的牡丹、玉兰花、雉鸡、八哥、雄鹰、丹顶鹤等,构成了一幅幅美丽无比的画卷,令人陶醉。
  “我虽然自幼受父亲熏陶,进过几次美术培训班,也经名师指点,但终究不是科班出身,凡事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踏错’。”胡荷清很谦逊。1966年4月,成绩优异的她报考浙江美院附中,却因学校停止招生,与美术学院失之交臂。之后,她务农做工,当过漆匠和民办教师。但生活的重荷没有压垮她,搭上放宽年龄政策的末班车,她考入锦堂师范民师班,因为有较好的美术功底,成为慈溪职高专职美术教师。此后,她又辞了职,到香港的东方书画院工作,由此见识了国内一大批名家与名画。
  在外工作生活多年,也受父亲的多次召唤,胡荷清年届半百时归来。在之后的近20年,她边服侍父母,边潜心于国画,寄情于花鸟。生活的磨砺让她更珍视艺术创作,让她的画更有生活的厚度和浓度。
  胡荷清回忆父亲督促她读书的事,说她因此获益匪浅。她记得父亲常说,绘画诚如作文,必须了解绘画对象的结构,只有懂得结构,才能发挥自己的想象,让笔墨自由驰骋。
  胡荷清像其父,作画时很放得开,胆子大,什么题材都画。“以前,我是教素描的专职教师,中国画画得少。人又大大咧咧,静不下心来作画,即便有作品参展,也纯粹应付。父亲却说我的画感觉非常好,一定要我画下去。好,做个乖女儿吧!从此,我就潜心作画了。”胡荷清风趣地说,“父亲看到我肯挥毫作画,真是开心极了。母亲常说晚年享我的福,他们做父母的没什么可以回报,最好把父亲的一双手‘拿’去。”
  在余姚举办的“续兰亭”活动中,胡荷清画了一幅《续兰亭》,请父亲在上面题词,前半段是她撰写的文字,后面是父亲的即兴之作,密密麻麻题到边才刹车,后来这画成了市书画院编印的画册封面。“我说沾了父亲的光,父亲却说我的画确实不错。他多次说我,凭你的资质,可以画得相当好,是吃这碗饭的料。”在父亲和姐姐的鼓励下,胡荷清开始静下心来学画,废寝忘食,有时会画到凌晨一两点钟,直到满意为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