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
首页
>> 文艺创作 >> 名人名家

寻找隐没在生活褶皱里的闪光——“80后”女作家余芳华访谈录


发布日期:2017-06-20 访问次数: 字号:[ ]

                                               余姚日报记者 胡瑾中
  近年来,余芳华的小说以其浓郁的个人风格、极高的辨识度、闪光的细节获得各大期刊及评论家的关注。作为我市文学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其人其思其作让读者好奇。
  近日,记者与她笔谈,了解了她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以及向着新的写作版图步步探索的意图。在她身上,有小说家坚持自我的独立品质、注重创作纯粹性的认真严肃以及追寻内心光芒的坚毅品性。
  “从未想过会成为一名写作者,而且还走到现在”
  记者:你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学的是化学,之后考进我市环保局成为环保工作者,你的生活和写作好像没什么交集。你是怎么走上写作之路的?
  余芳华:我开始写作,极其偶然。2009年,市文联举办了一次征文比赛,我在广播上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先生鼓励我参加,因为我喜欢在QQ空间记一些生活见闻和琐事。于是,我把上班途中想到的一个故事写成了生平第一篇短篇小说,6000多字,投了稿。
  当时对小说是没有概念的,写得很简单,却得到了莫大的鼓励——我获得了一个奖项,很激动,也有点不可思议。去领奖时,见到一位不认识的文学界前辈,打了招呼、聊了天,我感到陌生与好奇。那次之后,我才开始真正意义上地接触文学。
  我自小有阅读的习惯。还不识字的时候,我母亲会念故事给我听,印象最深的是《一千零一夜》。识了字,就自己看了,被其深深吸引,把厚厚的几本繁体版《一千零一夜》都看完了。是它给了我启蒙,那些神秘的、充满诗意和想象的美好画面,一直存在于我的心间,只是当时并不知道。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看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书,它们对我的影响就是语文成绩还算不错。
  几年前,我离开家乡淳安来余姚工作。我认为,最初是这个陌生的环境激发了我的思索欲望,而最终我选择了写作这样的表达方式。我的一位作家朋友说,写作者写作是必然的,能写多久,是否可以一直写下去,和他本身有关,并不取决于他个人所在的环境。
  “我写每一个题材,都有非写不可的理由”
  记者:有书评说,你是一位在写作版图上努力探求和思索的小说家,作品既深思熟虑又充满探索的勇气。小说叙述呈碎片式、浸润式、弥漫式的表达,通过取自日常生活的细节,揭示人物幽微曲折的欲望和秘密。对无用之物和无事之事充满耐心的叙述,以及叙述中情感的克制与语言的节制,让你的小说既冷峻又温暖。你为什么要这样写作?在写作上有什么风格?
  余芳华:写作于我不是某种兴趣。每一个题材,我写它,都有非写不可的理由。它触动了我,可能只是一瞬间,或者是我内心深处埋藏已久,迫切想要表达,无法用言语向他人诉说,甚至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的内容,所以我借用小说这样漫长的篇幅。我构建了一篇小说,那些无形的东西便有了具体的形态,或者说有了载体,使它们得以显现。
  艺术是基于生活的某种表达。那些被我赋予了生命形式的主体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愿意写他(它)们,赋予他(它)们情感。在写作中,我是如此任性,一意孤行,执拗地按照我并不成熟的理解来构建作品,甚至谈不上构建,它常常来源于我的心血来潮、异想天开,然后就不假思索地写了下去。
  至于写作风格或者说表达方式,我不讲故事,大概就是循着一根线,刨根究底,或者是踩着一块块踏石,左跳右跃,跑到河的另一边,我不太会放过许多人觉得不重要、不起眼的东西。所以,我的小说里总会出现一些看似和故事没太大关联的东西。但那些东西就是踏石本身,你不能越过它们飞过河。
  至于题材,可以是现实的,带象征意象的,也可以是具有幻想色彩、童话意境的。在创作上,我充满好奇心,也愿意尝试。因为事物总有很多面,所以我得调整姿势、变换视角才得以看个究竟。
  “创作没有尽头,就自然没有满意之说”
  记者:你主要写中短篇小说,大部分作品的字数在1万字到3万字之间,万字以下的很少。请问你已创作多少部作品?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部?
  余芳华:除了小说,我几乎不创作别的,借用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曾说过的一句话——“这个篇幅刚好适合我”。我觉得写了多少字、发了多少小说这些都不太重要。你看,马尔克斯或门罗肯定没算过他们到底写了多少篇,但他们一定知道自己最喜欢、最发自内心的作品是什么。我也一样。说到最喜欢的,我会说《风谷之旅》《触须》《繁水》。只能说最喜欢,不能说最满意。创作没有尽头,就自然没有满意之说。
  作为一名写作者,可以忠于自己的信念,坚持初衷是一件幸福的事。尽管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生活中都以隐蔽者的姿态存在,极少和身边熟悉的人谈起写作,身边的人甚至不知道他(她)在从事写作。可我还是会将这件事继续下去,在缺乏鼓励、不被理解的情况下,构建自己内心的世界,并将它展示给愿意看到它的人。
  构建一部作品,写它,写好它,或许远远不够。我需要的是能代表我心意的作品,不只是好的作品。这大概是我在写作上一直固执和任性的原因。
  “把我对待写作的热情和纯粹态度呈现给读者”
  记者:在创作路上,你有没有受到过帮助?你希望呈现在读者面前的你是怎么样的?之后有什么打算?
  余芳华:组织上给予我的关爱只多不少。首先要感谢余姚市文联,它给了我参加2009年那次征文比赛的机会,激发了我的写作兴趣,并对我这个新作者关怀备至。我还感谢宁波市作协、宁波市文联、浙江省作协、省文学院以及发表我小说的期刊伯乐。
  比如《野草》杂志,我第一次投稿时就给我发了头条,他们认可我,敢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冒风险。再比如《西湖》杂志,让我上了“新锐”(头条专栏,包括两篇小说、创作谈和评论)。我也没想到《十月》杂志能这么快发表我的小说,而且是新干线专栏,这是他们向公众推新作家的栏目。感谢的话说不尽,太多了。感谢生活,感谢组织,感谢家人。
  作为作家,尤其是严肃文学领域的作家,又是写中短篇小说的,我特别希望读者能好好地了解严肃文学,也就是纯文学。现在大部分愿意读书的人都爱看畅销书,能沉下心来读一读真正文学的人实在太少了。因此,我愿意把我对待创作的热情、对待写作的纯粹态度呈现给读者。我是个创作者、观察者,或者是个寻觅者,就像那些上山采草药的药农,是为了寻找那些隐没在生活褶皱里的闪光,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它们。
  在今后的创作中,我还要继续努力,做更深一步的尝试,多关注现实生活所面临的基本问题。总之,要善意对待,执着追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视觉艺术
  文艺评论
  名人名家
  姚江雅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