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花奖
首页 >> “杜鹃花奖

用生活沃土滋养文艺之树——细说我市第三届优秀文艺作品“杜鹃花奖”


发布日期:2016-06-27 访问次数: 字号:[ ]

姚剧《严子陵》
   细雨飘飘,吃颗杨梅,解解馋;花色绚烂,杜鹃花开,满树梢……作为我市的“市果”与“市花”,杨梅与杜鹃花在酷暑到来之际特别有存在感。“杨梅客”走在杨梅山的角角落落,回味那酸甜的滋味,“杜鹃花”则以独特的方式在姚城绽放———6月6日下午,我市举行了第三届优秀文艺作品“杜鹃花奖”颁奖会,表彰了一批优秀的文艺工作者以及他们创作的优秀文艺作品。 
  他们从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用深情笔触抒写历史变迁,用翰墨丹青描绘人生美景,用“长枪短炮”记录多彩世界,用动人旋律高奏时代凯歌,为群众奉献了有思想深度和艺术高度的文艺作品,以强大的“文化力”推动社会经济更好更快发展,也为建设现代化创新型生态城市做出了新的贡献。“杜鹃花”开满姚城 
  我市的文艺创作一直呈现繁荣发展的良好势头,文学、美术、书法、戏剧、摄影、音乐、舞蹈、民间文艺等领域的创作势头强劲,拥有一批在全省乃至全国备受瞩目的优秀文艺工作者。为进一步繁荣我市的文艺事业,激励广大文艺工作者积极投身创作,不断推出反映现实生活,体现时代精神,融思想性与艺术性为一体的文艺作品,市政府设立了以我市“市花”命名的优秀文艺作品奖———“杜鹃花奖”,每两年评选一次,并对评选出的优秀文艺作品进行表彰,市文联作为评选工作办公室负责日常协调工作。2015年是我市第三届优秀文艺作品“杜鹃花奖”的评选年,截止到2015年6月30日,评选工作办公室收到96件作品,作品具有艺术性、思想性、观赏性,其中获得省级以上奖项的有36件,省级入展作品14件。这些高质量的作品从侧面反映了2013年以来我市广大文艺工作者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深入生活,扎实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文艺创作,写余姚好人,讲余姚好故事,唱余姚好声音。 
  去年10月,由市文联牵头成立评选工作领导小组对参选作品进行初评。今年年初,由宁波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复评,选出了62件作品,其中散文《被语言争夺的舌头》、姚剧《严子陵》、散文集《给燕子留个门》等6件作品获市第三届优秀文艺作品“杜鹃花奖”金奖,长篇小说《塔克拉玛干少年》、越剧《探春》、书法作品《李白诗》等12件作品获银奖,散文《乡村散戏》、短篇小说《水上花生》等28件作品获铜奖,还有为激励文艺新人设立的鼓励奖16件。 


干亚群《给燕子留个门》
  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严文龙告诉记者:“市文联作为具体工作的责任人,力求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严格遵守程序,严肃工作纪律,坚持‘杜鹃花奖’的设立宗旨,强调作品的原创性、艺术性、思想性。但事情很难十全十美,评选中有不少不尽人意之处,因去年召开市文代会、‘杜鹃花奖’落实资金等实际情况,导致评奖与颁奖延迟到今年。” 
  与前两届相比,本届“杜鹃花奖”的参选作品以及获奖作品有所增多,参选的艺术门类更广泛了,除了传统的艺术门类,如获得银奖的美术作品《青春年华》、《在浙大写生》,摄影作品《旅行中的观看:独处还是结伴》、《相随》,舞蹈作品《沙滩·小手》,还出现了一些小众的艺术门类,如获得铜奖的广播电视作品《光影故事之追鸟行者》、《出师》,获得鼓励奖的微雕作品《八骏图》,盆景作品《南国风光》、《静观》等。同时,不少文艺新人涌现,他们都是第一次获奖,如获得银奖的美术作品《在雨中》的作者李时雨、《沉默》的作者徐腾杰;获得铜奖的小说《旅行与艳遇》的作者姚来江、小小说《连心麦冬》的作者沈春儿,诗歌《半卷红尘》的作者应倩倩等。传统文化得传承 。

张钟《在浙大写生》

陈惠立《李白诗》
  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优秀的文艺工作者要创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文艺作品。只有把传统艺术与时代进步、民族命运相联系,才能为时代留声;只有关注当代人的心灵痛痒,才能挖掘人的生存本性和精神价值。获得金奖的民间文艺作品《舜的传说》就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又一力作。 
  舜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由于年代久远,舜的史载事迹并不丰富,反而民间口口相传的故事比较多。在这些故事中,余姚与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留下了诸多舜的“痕迹”,因此,余姚涌现了许多研究舜的民间学者。近年来,我市重视“舜文化”的研究,并做了大量的工作,如多次召开研讨会、座谈会,组织编写科普读物,建造纪念馆等。在如此浓厚的“舜文化”氛围下,《舜的传说》应运而生。 
  众人拾柴火焰高。为了汇集全国舜传说流传区域具有代表性的传说故事,该书的创作班子在整理近几十年文字资料的基础上,向全国的民间学者征文,收到稿件130多篇,其中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山东省潍坊市、诸城市,山西省沁水县,湖南省宁远县,陕西省平利县的稿件较多。 
  作为我国第一部国家级公开出版研究舜传说的书籍,《舜的传说》特色鲜明:文字上,保留传说流传区域的方言特色、语言表述习惯;结构上,以余姚流传的舜传说开篇,体现本土特色,并为涉及的大量人物制作简介附于书后;设计上,图文并茂,除了邀请启功弟子、中国民协党组书记罗扬题写书名,还请我市的民间剪纸艺人创作剪纸作品作为插图。该书出版后广受好评,获得了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的提名奖、第四届浙江省“映山红奖”的民间文艺学术著作奖,还被美国康奈尔大学收藏。 
  作为我国最具民族特色的表演艺术,戏曲和曲艺的发展历史悠久,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数百个剧种、曲种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现代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各种新兴娱乐方式的出现,传统戏曲和曲艺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许多地方剧种、曲种或濒临消亡,或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而我市一直很好地保留了地方剧种的原汁原味,并在此基础上精益求精,市姚剧团、市越剧团在完成繁重演出任务的同时,创作、排练新剧目,如获得本届“杜鹃花奖”金奖的姚剧《严子陵》(曾获得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获得银奖的越剧《探春》(曾获得第三届中国越剧艺术节参演剧目奖等)。在本届“杜鹃花奖”的金奖名单里,人们又欣喜地发现了一个较为陌生的传统曲艺作品———恰咚咚《姚江奇案》。它曾登上第八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全国曲艺大赛余杭赛区的舞台,并获得创作提名奖。许多观众通过这个舞台,第一次看到恰咚咚,并被其独特的唱腔、浓郁的乡土气息所感染。 
  恰咚咚(雀咚咚)是流传于余姚、慈溪、上虞等地的曲艺说书形式,以其质朴的乡土气息扎根乡间,有书籍记载,清代中期这一曲种已在姚北一带流传。它使用余姚方言表演,唱为主、说为辅,唱词为七字句,通俗易懂。20世纪末,恰咚咚淡出老百姓的视野,彻底没了踪影。直到几年前,彭亚平在《中国曲艺志·浙江卷》翻查到恰咚咚的文字资料以及部分曲谱,开始挖掘整理工作,并与市姚剧团的演职人员合作排练。他们的初衷是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重新“捡起来”,传承下去。 
  近年来,我市在恰咚咚的传承保护方面作出巨大努力,针对“上无传人、下无人传”的现状,有计划地开展了一些抢救性的保护工作:恰咚咚成为“非遗”项目,传承发展的环境更好了;借助四明阁等平台,教业余戏曲爱好者唱恰咚咚;为了让恰咚咚“后继有人”,创作适合孩子表演的作品,肖东一小的学生已经开始学唱……作品创新显特色 
  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一样,与时俱进、弘扬时代主旋律也是优秀文艺作品的一个重要使命。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让人动心,让人的灵魂受到洗礼,让人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优秀的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引导人们追求更美满的生活。本届“杜鹃花奖”就有不少时代气息浓郁的作品。 
  创作于2013年的音乐作品《小镇女人》是本届“杜鹃花奖”的又一金奖作品,它作为我市群众文艺创作领域近几年来的精品,已斩获了不少含金量高的奖项,如宁波市第十一届音乐舞蹈节表演金奖、创作金奖,浙江省新人新作大赛表演金奖、创作金奖,浙江省2016年度群星奖等。该作品在艺术上获得专业评委认可,还积极参加市内外的各类活动,代表余姚到杭州、宁波参加大型活动,也在本地的品牌活动中展演,为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贡献力量。 
  该作品经过创作前期的认真调研、反复彩排以及演出后一次又一次的修改,被打磨得更加“精致”:词曲吸取了江南民间小调的独特元素,彰显地方特色;在7人的组合唱表演中融入舞蹈动作,提升舞台美感;“小镇女人向往幸福美满的生活,追求美好的梦想”这一创作核心使作品更具生命力,更有延续性。记者采访该作品的创作团队后了解到,该作品还录制了舞台版MV,受到许多文艺爱好者的喜爱,不少社会团队希望学唱这一作品,展示他们的风采。 

女生小组唱《小镇女人》
  获得银奖的音乐作品《微时代》,同样由市音乐家协会推荐,它贴近当下的潮流,表现人们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获得宁波市第十一届音乐舞蹈节创作金奖。市音乐家协会主席吕余龙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通过音乐精品创作带动我市群众文艺的发展,以优秀的音乐作品鼓舞人心、弘扬正能量、提高余姚的社会知名度。在积累一大批具有时代特色、余姚特色的音乐作品之余,我们还开展创作领域的‘传帮带’,培养年轻的音乐创作人才,为我市的音乐创作储备人才。这次获奖的《小镇女人》就是一个例子。” 
  除了贴近时代发展的作品,本届“杜鹃花奖”还出现了一些形式新颖的获奖作品,如获得银奖的的微广播剧《爸爸》,该作品在2013年荣获“河姆渡杯”第二届中国微广播剧大赛金奖。 
  随着网络时代和汽车时代的来临,广播找到了新的发展平台和样式,微广播剧应运而生。这种新型的广播艺术样式充分适应了当代人碎片化、自主性收听的习惯,通过广播电台播送、微博和微信转发、手机下载收听等方式推送,使其影响力达到最大化。微广播剧展示了一个“微力无边的世界”,它与常规的广播剧不同,通常在5分钟内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并塑造饱满的人物形象以升华故事主题。微广播剧《爸爸》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该剧导演凌宏虽是第一次参与微广播剧创作,但涉足广播剧领域多年,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比如“微广播剧虽微,但剧情中的人物关系与戏剧冲突是必不可少的,《爸爸》这个剧本具备空间延伸性、时间跨越性,以及人物关系与人物个性的丰满性”,又比如“微乎其微的台词设计、道具设置都是微广播剧中推动、解构剧情的关键点,《爸爸》中的红围巾是最具有画面感的‘道具’,既是父子矛盾激化的催化剂,又是儿子解开身世之谜的信物”。她还分享了一个小花絮———该剧原名《父亲》,但在整个剧本试播完后,她听到“儿子”那一声痛彻心扉的呼唤,两行泪随之落下,“爸爸”两个字落定心间,成为剧名。 
  生活的沃土滋养了文艺之树,“杜鹃花”开满姚城,文艺之风吹遍四明大地。

 


 

黄孟丹《相随》


 

谢志强《塔克拉玛干少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图片新闻
  通知公告
  文联协会
  基层文联
  《姚江》
  “杜鹃花奖
  文艺创作
  机关建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